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首页 | 机构概况 | 保护区历程 | 我看高黎贡山 | 生态旅游 | 自然资源 | 财务信息 | 法律法规 | 影像保护 
当前位置: 首页>>我看高黎贡山>>正文
《走进绿家园自然保护区》之四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04日 09:00  浏览:  作者:汪永晨  来源:  打印正文

<泉水声…… 

听众朋友,又到了我们《走进绿家园自然保护区》的时间了。今天我想和听众朋友一起走进住在高黎贡山的人家。 

<炒菜声 

那天,是保护区的人告诉我们,在高黎贡山有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说这是中国第一个农民环保组织。而且告诉我们,一年前,有一家的主妇早上出来做饭,突然一只黑熊闯进了他家的院子,并且毫不客气地咬上了这位农妇的胳膊。当时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没有伤害熊,而是一起把它哄上了山。说是这里的农民过去上山砍树,砍得连山里的泉水都干了,本来到处是山泉的地方,吃水成了问题。慕名,我们走进了住在大山里的农民家。 

<录音 

记者:几年级? 

小孩:五年级。 

记者:几岁? 

小孩:11岁。 

记者:现在几点钟了? 

小孩:不知道。 

记者:天都快黑了,爸爸妈妈还没回来,他们在地里种地吗? 

小孩:对。 

记者:每天都这么晚回来吗? 

小孩:对,有时候黑了都没回来。 

记者:都是你做饭吗? 

小孩:是。 

记者:你几岁开始做饭? 

小孩:七岁。 

记者:每天都能吃肉吗? 

小孩:不能。 

记者:今天为什么吃肉? 

小孩:因为爸爸妈妈在地里干活太累了。 

记者:你今天给他们改善一下是吗? 

小孩:是。 

记者:你喜欢吃肉吗? 

小孩:喜欢。 

记者:你知道你妈妈是被狗熊咬过是吗? 

小孩:是。 

记者:听妈妈讲过吗? 

小孩:没有。 

记者:小心手。 

(切菜的声音) 

记者:学习好吗? 

小孩:不好。 

<录音完 

那天,我们等到小孩的爸爸妈妈回来天已经完全黑了。累了一天的母亲不想再说什么,我们也就没有勉强,只是了解到,一年过去了,她的胳膊阴天下雨还会疼。我问她下次再碰到熊,你会打它吗?她说,不让打。 

我们来到的这个高黎贡山的小村子里,住着傈僳族、傣族、白族、彝族、回族、德昂、纳西、汉族等8个民族。村政府所在地海拔1300米,是个典型的山地村庄。全村大约有2000来人,过去山民们是靠山吃山,打猎砍柴是生活之必须。 

1995年时,这里过去满目青翠的青山绿水已经基本上看不到了。在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省林业科学院、高黎贡山保护区保山管理处的倡议下,在联合国、全球环境基金会、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下,中国第一个农民自我组织,自然我服务,自我发展的环境保护组织――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在高黎贡山百花岭村正式成立。宗旨就是保护高黎贡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发展乡村经济。 

在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经济林山地试验示范项目中,第一批入会的40多个会员在山上种板栗、甜柿、咖啡、发展经济林。他们还分期分批培训了400多户人家,为他们讲授自然保护区知识,讲解板栗、核桃等经济林木的病虫害防治。不少会员边学边干,如今已经成为乡土专家。 

我这些年来,一直在自然保护区跑,我觉得对当地人来说,传统的生活方式,可以维持他们过去的生活水平。现在人多,社会也进步了,科学技术对农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可是对于一个大山里的孩子来说,真的考上了大学,回去的却真是少之又少。那么山里的发展怎么办,在这点上,我很佩服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管理的人,特别是局长赵晓光,他们积想尽一切办法把国外的资金,把大牌的专家请到山里,为农民普及科学种田的知识,为农民走致富的路,创造条件。 

收音机旁的听众朋友,如果您是位科学家,您想过怎样让中国的农民也和我们一起跟上时代的步伐吗?如果您是农民,你现在最想得到,做到的又是什么呢? 

2002年4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刚刚从地里回来的农民们还在吃饭,我们又走进了一家。 

<录音 

记者:你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的吗? 

农民:是。 

记者:你哪年加入的? 

农民:95年。 

记者:一成立你就加入了,为什么加入?我听说您年轻的时候打猎? 

农民:对,打猎,破坏森林。 

记者:您打猎打过什么? 

农民:麂子,矮羊,这些打多了。 

记者:最多的打的是什么? 

农民:麂子。 

记者:麂子是保护动物吗? 

农民:是,但那时候不觉悟。 

记者:那时候打麂子是吃还是卖? 

农民:吃。 

记者:你现在不打不是没得吃吗? 

农民:它是保护动物,不吃了。 

记者:现在是你不打了还是村里人都不打了? 

农民:都不打了,它是保护动物,我们不打了。 

记者:你是傈僳族,祖先就开始打猎? 

农民:对,我们也打了一半儿。 

记者:你打猎的时候是不是比父亲就少了? 

农民:少了。 

记者:那时候靠打猎维持生活可以吗? 

农民:有一顿就吃一顿,生活也不好。 

记者:那时候还砍树,是怎么回事? 

农民:砍了树种包谷。 

记者:种树没吃的,种包谷有吃的? 

农民:够吃,没有卖的,有钱都买不着。够吃,卖的没有,过去在山上住,后来在下面落户了。 

记者:什么时候下来的? 

农民:20多年了。 

记者:在山上的时候主要是靠打猎吗? 

农民:打猎,破坏森林,但不砍没吃的,放一把火,后来落户下来了,不砍了,种树。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种树的? 

农民:29年了。 

记者:现在有多粗? 

农民:一米多粗了。 

记者:都种的什么树啊? 

农民:杉木,楠木,红椿,种了几万了。 

记者:种树能赚钱吗? 

农民:还很困难,小了舍不得砍。 

记者:大了砍? 

农民:密的地方木材卖了一部分,现在29年还没有收入。 

记者:还种吗? 

农民:4,5万苗了,我育这个苗卖。 

记者:现在种树的人多了买你的苗的人也多了? 

农民:对。原来没人要,现在有人要了。 

记者:你从协会可以借到钱吗? 

农民:借了千把块钱。 

记者:借了这个钱干吗? 

农民:育苗,施肥。 

记者:会员都可以跟协会借钱吗? 

农民:少部分。 

记者:借钱有利息吗? 

农民:不知道。 

记者:去年协会你交会费了吗? 

农民:还没有。 

记者:去年12月不是开了会员大会吗? 

农民:我还没交,准备交了。 

记者:交多少? 

农民:4,5块,现在我还困难着呢。 

<录音完 

对高黎贡山的农民来说,4,5块钱的会费虽然不算多,但是这样的农民保护组织对他们来说,不能不说是新鲜事,农民们还需要对这样的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加深认识。所以说,单从外表看,百花岭这样的村庄在中国有成千上万,它完全可能湮没在世俗生活的一切平凡琐事中,但值得在这里好好说说的,就是这个农民保护生物多样性协会,这些农民在中国开辟了先河。这个协会的会员有乡干部、教师、学生、护林员和最普通的农民,另外还有一名非常特殊的会员,此人是联合国“人、土地与环境”项目负责人哈罗德·布鲁克费尔博士。协会成立的当天,正在高黎贡山作科学考察的哈罗德博士应邀欣然前往,并主动要求加入协会,他的要求当然得到当地村民的热烈欢迎,于是哈罗德博士成为这个农民协会的第一名外籍会员,当然也是学位和头衔最高的会员。哈罗德博士还高兴地交了第一笔会费350元,1998年,当哈罗德博士再返百花岭村的时候,见到协会还在坚持活动,并且会员也比刚开始多了一些,于是又拿出500元交了第二次会费。 

人家外国人隔山隔水的,还对我们中国的高黎贡山这么关心,我们再不保护好,真的要对不起祖先,对不起后代了。当然百花岭的人们至少现在还达不到这样的认识:这个地球上的一切,都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财富,共同的末来。在环境保护上,国境、种族、政治制度虽然不同,但大家都在使用同一种“环境保护语言”,都在关注同一个世界性的难题。不过我想,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性保护协会成立了,并已经运转了7年,他们在做事,在做对于生态保护有益的事。有了开始,就有继续,农民们在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护着生他们,养他们的大山,听众朋友,像这样的农民环保组织,现在确实还不多,所以今天在这里,我算是向您通个信息,也希望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向先行者请教,我想他们一定是愿意回答您的问题的。 

好,下次《走进绿家园自然保护区》节目中,我们请您和我一起认识一群边防战士,看看他们在执行边检任务中,也有要保护环境的事吗?  




主办:时时彩推广图 
时时彩推广图.政务 
保山市隆阳区金山路中段    电话:2134968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