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首页 | 机构概况 | 保护区历程 | 我看高黎贡山 | 生态旅游 | 自然资源 | 财务信息 | 法律法规 | 影像保护 
当前位置: 首页>>我看高黎贡山>>正文
来自高黎贡山的报告(三)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03日 08:58  浏览:  作者:马波  来源:  打印正文

保护与发展并举 

(保护篇) 

400公里长的高黎贡山由北到南跨越了5个纬度。在行政区划上又地跨保山市的隆阳区、腾冲县,怒江州的泸水县、福贡县、贡山县,总面积405549公顷,是云南省目前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为了保护好这一地区的自然资源和生态资源,高黎贡山地区先后建立过3个自然保护区。位于北段的叫怒江自然保护区,1986年成立,位于中段的高黎贡山保护区,主体部分在保山市的隆阳区和腾冲县,1983年建立,1986年被列为首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南段的叫铜壁关自然保护区,是1986年建立的省级自然保护区。2000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怒江省级自然保护区并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我们这次所到之处,属于高黎贡山中南段,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保山管理局的管辖范围。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主要管理目标是,保护高黎贡山中南段较为完整的中国纬度最南的高山、亚高山植被垂直带自然景观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类型多样的森林生态系统珍稀濒危动物、植物资源。这一区域被专家学者认定为是全球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最关键地区之一,1992年被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WF)评定为具有国际重要意义的A级保护区,2000年10月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生物圈保护区”,成为联合国由94个国家391个保护区组成的“人与生物圈”网络成员之一。 

珍稀的植物、濒危的动物,完整的生态系统,要实现这些管理目标,谈何容易。 

在这个云南省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和周边地区,在这座蜿蜒400公里的山脉两旁,居住着汉、傣、傈僳、怒、回、白、苗、纳西、独龙、彝、壮、阿昌、景颇、佤、德昂、藏等16个少数民族,人口约50余万。我们所到的保山市隆阳区和腾冲县境内的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就有2000多个村寨,居住着30多万各族群众。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高黎贡山山中和山下的山地少数民族,高黎贡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生活来源,刀耕火种、居无定所、游猎山林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封山保护”,势必“封”住他们习惯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衣食父母”。所以,保护区刚开始开展工作时的困难可想而知。据介绍,那时高黎贡山保护区每年偷猎和偷伐的案例达1000件,保护区工作与老百姓生存成为了一对矛盾。陪同我们的寸瑞红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小寸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高黎贡山保护区百花岭工作站工作,当时条件很艰苦,只有两间简陋的房子,喝的水,是用根细管子直接从山上的一个出水口接过来。小寸说,那时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上山接水管,因为时常有人把他们的水管堵住或者弄坏。有时,他一天要去接四五趟。 

小寸讲的这个故事,让我们体会出保护区当时与当地老百姓紧张关系。这次采访,我们去了高黎贡山脚下的潘家沟村、吾来村、百花岭村,所到之处,小寸却是最受欢迎的人。说到这个变化,高黎贡山保山管理局的局长赵晓东说,保护区与当地社区山水相连,社区群众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存,自然保护区的各项工作与社区发展紧密相连,不考虑社区发展的自然保护工作是孤立的,没有生命的。因此,我们从帮助村社发展经济入手,走了一条在“保护中发展,发展中保护”的自然保护与社区经济发展相协调的路子。没有资金,他们就利用高黎贡山的资源优势“走向世界”。 

1995年,由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高黎贡山森林资源管理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项目实施研讨会在保山市召开。他们要为高黎贡山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经济协调发展寻求一套发展的模式。 

推广以经济林木间植粮经作物为主的“混农林模式”,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解决居民生活问题,被当做一个实现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大项目推出来了。 

保山市芒宽傣族彝族自治乡百花岭村的群众是最早接受这一模式、放下手中火石刀箭的人们。 

群众接受这一模式,是从切身利益开始的。百花岭的妇女杨秀波找到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同志问“有没有日本甜柿种苗”,因为她听说管理局“提供果木种苗的技术,指导农民生产,号召农民不要再去砍树打猎”。 

傈僳族汉子李达一办起了林场,他的房前屋后种满了经济树木,他承包的山地上,有60多亩黄楠杉木,60多亩桐油树套种苞谷地,还有一个楠木种苗场。越来越多的百花岭村民从自身的体会中知道了生物多样性保护,知道了混农林模式,从心里认同了“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混农林模式推广项目”这样一个拗口的长名字。 

1995年12月8日,百花岭50名村民、教师、护林员在村公所门口挂上了“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的招牌,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 

4月19日,我们来到百花岭村。 

看到这个协会的章程中这样写道:“它是中国第一个农民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环境保护组织。协会的宗旨是通过农民本身协调森林权属矛盾,开展经济发展与自然保护项目,进行经验交流和各种相关项目。” 

协会的成立引起了很大反响。我国和美国、荷兰、泰国等国家的专家纷纷前来考察,称赞百花岭村民的举动。成立之时,恰逢联合国大学“人?土地与环境变化”全球项目总负责人、环保专家哈罗德博士到当地考察。得知此事,哈罗德大加赞赏,并要求加入协会,于是,72岁的哈罗德成为协会的第51位会员。这位外籍会员在一份给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中这样写到“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在协调民居生活发展与生物资源保护的街接方面,为中国多数地方作出了示范。” 

“保护高黎贡山,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当初赵晓东提出这一口号,如今醒目地写在百花岭村公所的墙上,成为了百花岭村民的共识,协会会员也从51人增加到了116人。 

1998年,在高黎贡山地区启动的另一个项目:“中荷合作云南省森林保护与社区发展”,又为高黎贡山保护区探寻的“保护与发展”之路注入了新的生命力。这个由荷兰政府资助的简称为“FCCD”的中荷合作项目,目标是以为保护区当地老百姓提供技术和资金的方式,帮助他们脱贫致富,改善生存条件,改变生活方式,以减轻他们对保护区生态的压力,最终形成自觉的环保意识。 

4月25日,在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腾冲县管理所,我们正好碰到这里在举办“FCCDP人与生物圈保护意识教育培训班”,来自高黎贡山西坡的528个自然村的50多位农民代表来参加培训。记者在资料上看到了培训班第一天的程序:(一)每个学员讲述其真实的“生活故事”/“体验”;(二)村中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发生的“变化”;(三)村民具有的和崇尚的与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有关的“观念”。 

从这个有趣的教学计划中能体会出项目实施的细腻和严谨。记者问18岁的农村姑娘范先波是不是愿意来参加培训,她说,当然愿意。项目能给我们带好处,我们可以表达我们的需要,比如说,我们想安装沼气,或者想种经济林木,项目会根据我们的意愿来帮助我们。 

据介绍,项目实施三年多来,吸引了当地群众积极参与保护区管理,初步形成新型共管合作伙伴。截止去年底,已在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周边的36个社区村编制实施了《社区环境行动计划》,有28个村子实施了发展项目,开展了沼气池、节能灶、经济林、封山育林等多种项目。通过项目实施,高黎贡山保护区管理局还与周边的34个村庄建立了森林共管委员会,探索社区参与和共管的新机制。 

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选择的保护与发展之路,使保护区管理与老百姓的利益成为了统一体。  

——摘自2002年6月14日《科技日报》(总第5740期)  




主办:时时彩推广图 
时时彩推广图.政务 
保山市隆阳区金山路中段    电话:2134968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