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首页 | 机构概况 | 保护区历程 | 我看高黎贡山 | 生态旅游 | 自然资源 | 财务信息 | 法律法规 | 影像保护 
当前位置: 首页>>我看高黎贡山>>正文
踏遍青山——系列纪实二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30日 15:16  浏览:  作者:陈鸿芝  来源:  打印正文

羚牛又称扭角羚,当地俗名野牛,旱坝羊。因一对奇特的角而著名,因此与大熊猫、金丝猴并称中国哺乳类野生动物三大国宝。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1981年根据保山县白花岭林场职工反应在金场河源头处有人猎捕野牛,林场职工也有人去打猎。为了弄清这种野牛到底是什么物种。经林业局领导同意,组成三人的野外考察小组到金场河林区进行实地考察。四月二十七日我们从保山乘客车到达当岗,这是进入林区的一个岔口。这个村镇没有到林区的客车。我们原打算搭乘进林区运木料的货车进山,但那天运气实在太差,在路边等了两个小时也没有车子经过。这时空中阴云飘来我们只好迈足开动“11”号汽车了。我们沿着弯曲的盘山公路向上行,到华灯初上时才到达场部,真是饥渴交加腿如灌铅。林场工人听说我们从保山林业局来,现在还没有吃饭就赶快生火热饭,虽然只有干菜、豆豉,但那饭真是好吃极了。第二天运气好转,不但晴空万里而且早晨就有上山拉木料的汽车。我们几个人坐到货仓里,林区的简易公路坑凹难走。车子东摇西摆一路颠簸总算到了金场河采伐点。我们在距野牛活动点较近的山坡上选了一块依山傍水较为平坦的地方搭帐蓬,这就是我们的临时驻地。采伐场的民工收工之后来帮我搭帐蓬,铲杂草挖排水沟,又找来锯好的木板搭床,还钉了一张简易小桌作为餐桌,又当工作台,又在水沟附近搭了一间小厨房,一切就绪,真是感谢这些热情的工人。当晚他们拿来了煮好的罗锅饭菜算是给我们接风的晚宴吧。 

饭后我们向他们了解关于野牛活动的情况。据他们讲这座小山的北边就是澡堂河上游,沿着小路翻过山坡下边有温泉。他们经过简单的修整,每天收工之后都去那里洗澡。每年立夏前后有成群的野牛到那里吃温泉边有硝水。这几年有人打过十多头,林场职工高某一人就打过四头。现在还有人保留着牛角。第二天有个民工拿来了牛角。我们一看原来他们说的野牛就是羚牛。可那时的资料上记载,羚牛在我国分布于西藏、四川、甘肃、陕西秦岭一带,在云南有羚牛分布还没有记载。我们决心要亲眼看一看这种神奇的牛。 

从四月二十九日开始我们按制定的计划开始了工作。每天都要去观察两次并且要求将观察到的情况作祥细的记录。我们还在观察点放置装有食盐的木槽。晚上找民工座谈访问。了解这一区域各种野生物的种群组成,活动规律,在那里收集了大量的资料。也听到了关于金场河、大炉场的传说故事,若有机会我一定把那个神奇的传说给大家讲一讲。 

翻看那本原始记录,五月十四日,晴,中午二时下了一阵冰雹,在观察点发现一头羚牛的新鲜足迹,在此以后的每天观察中都能见到羚牛的足迹和粪便。五月二十六日突然发现足迹增多,周围山坡上的枯枝、腐木被踏的横七竖八,河边的青草嫩枝都被啃食将尽,烂泥遍地、粪便密布在温泉边,我们按放的盐槽内的食盐被吃光,连槽也被翻了个底朝天。我们估计有一群数量不少的羚牛昨晚在此活动。五月廿七日下了一场大雨,下午五点多钟雨停后我们去观察点,在长约80米,宽约20米的范围内统计发现新鲜粪便64堆,还发现3-4处的俯卧痕迹。五月廿八日从早晨一直下雨,午后雨停,下午小吴去观察,五点四十分他突然看见两头牛出现在温泉的南山坡上,它们很随意的横走过来,转到一块大石头后边不见了。小吴想这两头牛可能是前哨。他屏住呼吸躲在大岩石旁边静静的等待。到六点十分天又下起雨来了。小吴正准备起身躲雨,忽然听到响动,他转头一看有四头牛在距他20米的地方出现,它们很悠闲的在那里吃水、啃草还不时在嘻闹好像很开心。那时雨大雾浓无法拍照。但也看清了羚牛全身毛色灰黄,头前部黑色,头顶有角。这几头羚牛对小吴走动时发出的响声并不惊慌。直到六点三十分才慢慢朝原路走去,离去时三头牛先走,有一头壮实的大牛在后边还和小吴对望了一眼才倒退几步转身而去。 

五月二十九日早晨又迎来了一阵小雨。7∶40我们还是坚持到观察点,从羚牛的足迹和粪便来分析,昨晚羚牛来的比较多,今天还可能会来。于是我们就找好一块大石头隐蔽在那里耐心等待。下午7∶45分羚牛又在南山坡上出现了,从丫口处走下来,有一头大牛在前边开路,一个跟着一个好像排好队的士兵一样鱼贯而下。它们到温泉边,小溪旁饮水,样子悠静闲雅。我们躲在石头后面仔细观察,这群羚牛共有16头,有四头小牛,其中一头最小的依偎在一头大牛旁边,看那亲密的样子,可能是它的妈妈吧,还有一头羚牛站在高处,四处张望就好像站岗的哨兵,走在最后的是两头大壮牛,它们很警惕,似乎随时准备应付突然的袭击。我们用极慢而轻的爬行想接近牠们,但轻微的响声还是惊扰了它们。那放哨的大牛立即发出梆、梆、梆的叫声,牛群立即惊慌失措向北边的山坡飞奔而去,一会就消失在密林中。因为林区雨季已经到来,整天阴雨绵绵,无法开展调查工作。我们于六月四日结束此次野外考察返回保山。 

四十五天的考察我们收获不小,首先是亲自目睹了羚牛,访问中获知有20多种兽类和50多种鸟类在这一带活动。采集鸟类标本23号。对白脸山雀、滇鳾的育雏及生态活动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观测记录。这次考察的另一目的就是给保护区踏查规划做好前期工作,因此我们向林区群众宣传了国家划定自然保护区的有关文件规定,宣传了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态平衡的意义。 

四十五天的野外工作,我有很深的感触。45天我没有下山,身兼观察员、标本鉴定制作员、炊事员的几职,忙的焦头烂额,我忘却了身体病痛,几乎忘记了我那在保山读书的女儿。渴饮溪边水,饥食野菜汤。虽然饱受蚊叮虫咬,但也饱览了野外胜境,品尝了美味山珍。用汗水换来了野外纪实。最令我难忘的是有一天,组内的两位男士到距驻地十公里外的场部办事,傍晚突然阴云密布,狂风大作,随即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天很快就黑了,风吹的帐篷支柱吱吱直响,帐顶鼓胀,小溪也失去了往日的温柔,洪水顺着小溪咆哮而下,轰鸣声振耳。我点燃小马灯独坐在床头。我把一支双筒猎枪和一支半自动拿过来,上满子弹,打开保险放在床边,我想今夜不管是猛兽还是怪客,一有情况就立即开枪,虽然我的枪法不太好,但一梭子弹打去,也能吓跑那不速之客,又可报警。有了这壮胆的枪支我也慢慢平静下来了,拿过一本书就着小油灯开始了夜读。天亮之后,风住雨停了,住在小溪对面的老民工王大叔过来了,他说昨晚雨真大,河水都快淹到你们灶房了。他一看就我一人大吃一惊,他说你胆子可真大呀,在后来的总结会上有人赞叹我们这种对科学痴迷的精神,也有人说我们去游山玩水。褒也罢,贬也罢,事非曲直应由众人评说。我想早在20世纪初美国、英国、法国的科学家不远万里,漂过海到高黎贡山探索大自然的秘密,而我们近在咫尺,却麻木不仁,一无所知,真是愧对这青山绿水。我对这“游山玩水”之事乐此而不疲。 

1985年我第三次带领调查队对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进行资源调查,我们在完成大蒿坪、赛林、小干沟三个点的野外调查之后于5月18日到达百花岭。这里比五年前有很大变化,原来的百花岭林场已改为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了。昔日的砍树声已变成了百鸟的鸣唱声,曾被砍光的山坡又披上了绿装。那新种植的杉木已郁郁葱葱,连当年的林区公路上也已长满了各种林木。金场河河水欢唱着奔流而下,遍山鲜花,满目滴翠,真像一个大花园。 

这次调查队从人员组成到物质装备比五年前好多了。调查队分为动物组、树木组、植被组,每组都有专业技术骨干带领。这次调查队特聘管理所职工苏明兰同志全面负责后勤工作。由于她的辛勤工作,不但减轻了我的负担,而且保证了调查队野外考察的完满成功。调查队在大炉场原林场苗圃的简易工棚里安家。我们到那里就动手清扫整理,过了一会拉圾被清除,院中杂草也铲去了,我们的驻地就有了住房、厨房、工作室。一切就绪之后,有老乡背来了山中珍品香菇,我们买下一背篓,用清水一煮只放了点盐就清香扑鼻,当时大家就食欲大增。在那里我们住了半个月,但天天下雨,野外工作非常困难。我们出外观察回来都是浑身湿透,植被组和树木组的人也只得冒雨收集标本和做样方统计。但为了完成调查计划,大家都努力工作。 

据向导讲前几天他们上山见到过羚牛的新鲜足迹。我们决定到羚牛观察点去调查。5月19日是个难得的雨转阴天气。早上9时用过早饭,全体队员动身到羚牛活动的温泉去探察。这次野外调查队组成之前,我预计需要采集几种保护动物做标本,就向省林业厅写报告申请猎捕三种珍稀动物,其中羚牛一头。我们接到林业部的批文时,也正是我们调查队到达百花岭的时间。我向调查队员及当时群众讲了林业部批文的精神。那天出发前我给采集组讲,若见到羚牛可以猎一头做标本。当时采集组走在前面,他们走到温泉附近时发现一群8头羚牛正在泉水边饮水,随机按计划猎捕一头。我大约20分钟后才赶到现场。对所猎标本进行测量,并在当地解剖,我们一直干到晚上十二时,大家累的筋疲力尽,当时在大岩石旁生起一堆大火直到天亮。第二天中午林业局去车将标本运回。 

羚牛标本 

全长2100 尾长100 前肢850 

后肢800 耳150 体重约250kg 

♀性 

羚牛Budorcas taxicolor Hodgson 

属哺乳纲 偶蹄目 牛科 

羚牛是大型珍贵动物,角粗而结特殊,在研究动物演化方面有较大的价值,一向为科学界所重视。羚牛共分三个亚种。高黎贡山的羚牛为指名亚种。 

羚牛活动于海拔1600—3400米一带,活动范围很大。随着季节的变化,它们活动的区域也会改变。高黎贡山的羚牛每年立夏前后到百花岭澡塘河上游温泉边饮水,可能是补充体内的盐份。此温泉海拔2100m共有8个泉眼,平均温度57℃,ph值7,水含硫磺。 

经过两次考察可确定高黎贡山有羚牛分布。在2003年3月份出版的中国哺乳动物种和亚种分类名录及分布大全一书中有正式记载。但牠的确切数量及活动规律,以及这群羚牛和西藏的定名亚种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我曾建议在那里设置羚牛观察点,采用先进技术及仪器对羚牛的生态开展进一步研究。当然这项基础理论研究工作,不是一两次观察就可定论的,也许需要几代人的辛勤工作才能完成。我相信人类总有一天会完全揭开这群羚牛的秘密的。 

(两次看到羚牛的时候,当年5月5日立夏)2004.11.17 




主办:时时彩推广图 
时时彩推广图.政务 
保山市隆阳区金山路中段    电话:2134968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