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首页 | 机构概况 | 保护区历程 | 我看高黎贡山 | 生态旅游 | 自然资源 | 财务信息 | 法律法规 | 影像保护 
当前位置: 首页>>我看高黎贡山>>正文
高黎贡山·人熊之争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30日 10:39  浏览:  作者:周勇  来源:  打印正文

峡谷对面就属于保护区之外的范围了。然而,高黎贡山保护区与高黎贡山山脉并不是一个概念。高黎贡山要比“保护区”辽阔得多。这条伟大的山脉并没有所谓“边界”的概念,在这里,它依然不断向南延伸,从龙陵小黑山省级保护区、盈江铜壁关省级保护区直至中南半岛。在地球表面构成一条巨大的“生物走廊”。整顶保护站的杨明伟告诉我,此刻,我站立的地方就是一条被世界生态科学家称作“生物走廊”的地方。 

我在这条“生物走廊”上看到一群迁徙而来的人群。他们生活在一凹陷的山峰中。在高黎贡山我见过太多的被山峰、森林环抱的小盆地。因而我以为所谓“凹陷的山峰”不过是一个被群峰环抱的盆地的另一种说法而已。整顶保护站的杨明伟告诉我,那是一座真正的山峰,在外面或山下,你会以为这是一座山峰,等你攀到山顶之后,你才会发现山峰的顶部突然隆落,形成一个凹地。凹地之中有一个叫“小地方”的寨子。那里生活着一些从外迁徙而来的汉族。 

山峰的“降落”是缓慢的,因而凹地四周的山坡并不陡峭,而是一些地势平缓的丘陵。凹地的底部居住着两个村落,一个叫王家寨,另一个则叫赵家寨。两个村寨并不是紧密相连的,而是分别坐落在凹地的两端,可以互相眺望,鸡犬之声相闻。杨明伟告诉我,这是一个居住在保护区内的村寨。凹地的半坡仍属于保护区的范围,半坡之下,则是这个村寨的集体林地。我看见半坡之上的保护区仍然是沿途所见的那种深绿的常绿阔叶林,它与半坡之下稀疏的林地有着明显的反差。凹地最平坦的地方是村庄,村庄的周围是一片片不规则的,沿着山势上升的平缓的山地。山地上仍遗留着收获后的庄稼的残余部分。树林只是在那些松软的山地间出现。一条没有名字的小河从凹地中央流过,凹地里的两个村寨仍然保持着迁徙人群的随意散漫的风格,它们不是规划的产物,而是像灌木丛那样在大地上随意漫延。然而,在远处,村寨给人的感受却是一个犹如树林那样生长的与大地保持着一种“肌肤相亲”的村庄。 

事实是,这个叫小地方的凹地,并不是像我这样的漫游者想象的那样宁静和诗意,它是一个黑熊出没的地方。尤其是每年包谷收获的季节,成群的黑熊大摇大摆地来到包谷地里,像包谷地的主人那样。等到真正的主人发现时,他的包谷地已经被熊劫掠得一片狼籍,只遗遍地被熊啃得干干净净的包谷核和大片被熊压倒的包谷。犹如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暴。此时,包谷地的主人所能做的只是将地里的包谷核捡回家做燃料,对着远处的森林用最恶毒的话骂熊的祖宗八代。然而,已经吃饱的熊是听不见的。杨明伟告诉我,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到小地方受理这样的“案件”。他说,小地方几乎没有不被熊糟蹋过的包谷地了。他指着小学门前的包谷地,“这块包谷地也被熊糟蹋过。”我看到这块包谷地实际上已经深入到村子里面了。熊并不只是在远离村庄的地里,它已经深入到村子里面。 

小地方的村民王灿邦告诉我,一头熊一晚上要啃100棵包谷,还不算它糟蹋的。熊吃完包谷后并不急于离开,可能是吃得太饱的缘故,它总要在包谷地边躺一会。松软的包谷地边便会留下熊的身体的印迹。一个叫赛梅的妇女说,整个村子里只有她家的包谷地没被熊光顾过,因为她家的包谷地在大片包谷地的最后边,熊在抵达她家的包谷地时已经吃饱了。我看到,在阳光照耀下村子周围起伏裸露的山地,并没有熊的影子。在那样的地方熊是无法藏身的。它们只能隐匿在半山坡的保护区森林里。一到夜晚它们就从那里出来收获人类的庄稼。我疑心如果在夜里可能会在村子里的道路上与熊相遇。村民告诉我这样的事情还不太多。1998年,这里曾经发生过母女两人被熊咬伤的事件。对于旁若无人的黑熊,小地方的村民有些无奈,“猎枪也被收了,政府又不让打”。于是他们只好在深夜12点的时候,点着火把,集体来包谷地边,大声呐喊、努力敲打手中的犁或者锄头。人们并不敢深入到包谷地里,因为他们事实上手无寸铁,一旦真的与熊遭遇,并不能占到什么便宜。在整个包谷收获的季节里,每个夜晚12点时,这个“凹陷的山峰”中便被火光照亮,村民们高举着火把,像一支起义的农民队伍,更像是一次对熊的“游行示威”。对于村里的小孩而言,每个夜晚都是一次“盛大的节日”。凹地里的村民就用这种虚张声势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庄稼。 

熊们在人类的这种声势浩大、火光冲天的行动中开始从包谷地里消失了。时间久了,它们似乎开始识破了人类的阴谋。它们又开始出动了,只是它们不再像从前那样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它们一般在火光消失之后,来到距离村子比较远的包谷地里吃完就走。在小地方,我听到最多的是人与熊的故事。 

优秀的猎手曾经是高黎贡山民间的英雄倍受尊敬。在高黎贡山你随处都会听到人与熊的故事。在大塘,老村长刘绍启说,现在,国家保护动物,猎枪都被缴了,野兽又开始多起来了。尤其是黑熊,白天都大摇大摆地到包谷地里吃包谷。老村长说要是早几年,黑熊是不敢这样猖狂的。老村长的语气似乎有些悲伤。我想在一个用狩猎来证明人类尊严的地方,放弃狩猎,对于他们很可能意味着放弃某种人类的尊严?因而他们产生一点失落的想法也是正常的。从某种意义上,“小地方”是人类在动物世界里开辟出来的人的世界。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冲突更多的体现为,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  

(摘自《保山日报》 301 期(总 3294 )周末特刊)  




主办:时时彩推广图 
时时彩推广图.政务 
保山市隆阳区金山路中段    电话:2134968
运行管理:保山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滇ICP备12002983号-1